鱼子.

众所周知的暗恋(膝×婶)

Ⅰ.    审神者喜欢膝丸,鹤丸国永知道.

厨房灶前,一边偷偷将食物塞进嘴里一边贼心不死地向下一块伸出手去,却又被金瞳青年打落,洁白的青年喉间嘟囔.

『光坊,姬君他总是在每一个转角注视膝丸,搞得我根本不敢给膝丸我准备的惊喜,我这是失宠了吗?』被称为光坊的青年无奈『鹤先生,主殿的心思,你还不清楚吗?而且请不要再偷吃了,这样大家会没有零食的.』
鹤丸愉悦的勾起唇角,是啊,小姑娘她的心思,他自然清楚,所以他才要多多帮忙啊.

审神者喜欢膝丸,三日月宗近知道.

屋下长廊,雅致的下弦月隐匿于蝶翼般颤动复又被蒸汽润湿的睫毛下.

『姬君,热茶可是会烫人的哟切勿心急
啊,哈哈哈.』身边的少女正捂着嘴不住地咳嗽,口腔中则是灼烧般火辣辣的疼痛,方才正当她捧起空杯准备吐掉口中热水时,眼角撇过的一抹薄绿让她生生顿住,口中转为吞咽,眼神却早已被吸走,自然被烫个猝不及防.泪眼朦胧看不清眼前人,只听见慢悠悠的话语『茶不可心急,可这人啊,可是要懂得放手一搏啊..哈哈哈...』
待少女红着脸跑走后,三日月眼里里盛满笑意,姬君哟,您可以做到的,相信自己啊..哈哈哈...

审神者喜欢膝丸,药研藤四郎知道.

俊美的少年伸出带着黑色手套的修长手指,推了推加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微笑着开口,
『大将她啊,自己总是以为瞒的天衣无缝,实际上却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咳...严谨地说,整个本丸,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顿了一顿,他略显苦恼的蹙眉,『啊...忘记了啊,本人不知道呢..』
却又很快的露出笑颜『嘛,这种事是藏不住的,虽然我不太懂,但是大将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药研漂亮的薄唇微弯,大将,放心大胆的向前迈出步子吧,我永远会在您身后,给予您我所能够做到的一切,也希望您,能够幸福啊.

审神者喜欢膝丸,乱藤四郎知道.

『主人主人!你看这件小裙子!好看吧!』暖橘发色的活泼少年蹦蹦跳跳的来到少女面前,冰蓝的眸子里倒映出裙子的薄绿,『嗯,好看,一定很适合乱酱啊』少年微微皱眉『才不是呢 这是挑给主人的啦!『欸?!但是我并不适合这种..』『不试过怎么知道呢,来嘛来嘛~』少女看着那块薄绿,不由心动『好吧..那...那你不许笑我!』计谋达成的少年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杀伤力巨大的微笑『嗯嗯,主人你快去吧~』
在少女看不到的地方,乱如释重负的呼出口气,转瞬喜悦遍涌上脸颊,真是的,主人这样,怎么才能把膝丸追到手啊,果然,还是得我出马啊,嘻,虽然主人被独占不太高兴...但是呀,主人能够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啊~

审神者喜欢膝丸,髭切知道.

『哎呀..今天的茶点,又是家主亲自送过来嘛?』少女一本正经的回答『嗯,毕竟你和薄..!膝丸..,每天都去远征,很辛苦的,这是应该的.』脸上满是正色,眼睛却到处乱瞟,白金色付丧神弯起眸子『弟弟丸不在哟,家主.』『嗯..不在呢..』少女失望地喃喃自语,又猛的抬头『不是!我不是来找膝丸的!我是..』『欸..那家主你是来做什么的呢?』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青年软绵绵地说到,『我..我是来..』少女脸涨的通红,却想不到合适的说辞,『啊!我想起来了!我的报告还没写完!先走了!』最后却只能慌乱的冲出屋去,还身子一歪,险些摔倒,活像一只被惊到的兔子.
背后的髭切捂着嘴,偷偷笑着,我的家主啊,你这个样子,我的傻弟弟可不会明白啊,要努力啊~

少女喜欢膝丸,大家都知道,
想要少女幸福,大家都这么想着.

Ⅱ.    为什么会喜欢膝丸呢?少女兀自想着.不知从何时起,那抹薄绿在自己眼中变得格外生动,他认真处理公文的样子,他勤奋做内番的样子,他被自家兄长欺负的委委屈屈的样子.啊...都好喜欢,他的一切,自己都喜欢。少女哀嚎一声,倒在床上,完了,我怕是没救了:)于是清光推开门看到的便是咸鱼一样的自家主人,不用想都知道她在烦恼什么,无奈的坐过去:
『我~说~啊』
『嗯....?』
『去告白吧。』
『???!,等...等等,突然之间你在说什么呢...我告什么白..不对!我跟谁告白啊!』
『主你喜欢膝丸。』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啊!』
『主你喜欢膝丸。』『不是....你可能有什么误解...』
『主你喜欢膝丸。』
『算你狠...』
要是跟本人也能说出这话来就好了,清光内心os,
『主你这样,可不会有进展的哦』
『....我知道啊,那我能怎么办啊...』少女烦躁的抓抓头发.
『放心,我们会帮您的』少年自信的笑.
『喔,那真是太好....不对,我们..们?』
『嗯,是“我们”哦,主人~』
『喂...别乱来哦..』
『嗯嗯!』

放心吧主人!嘛..毕竟大家,都看得出来啊,嘿嘿.

Ⅲ.至今那个下午,少女回想起来依旧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不真实,却又幸福的那么真切.

八重樱下的草地上
『清光..我这衣服..』
『乱挑的』
『我这头发....』
『次郎殿用发胶固定过,不会散』
『清光...』
『一切都很顺利,别紧张啊主,你手心都冰凉了.』
怎么可能不紧张,虽然很想这么说..,少女做了几个深呼吸,希望以此平定一下躁动不安的心脏,却又因那抹薄绿而再次怦动不安,身边的人留下一句鼓励便快速离开,只留下她自己,慌乱的想哭,
这时,那抹清凉却停在面前.
『主殿,您叫我来是要..哎!您..您别哭啊?』
怎么办,眼泪停不下来,少女的心里慌乱异常,越想要开口眼泪却流的更加汹涌,这下不仅她,连膝丸也开始慌乱了,
混乱中,少女似乎看到一块牌子
【主殿加油!】粗粗的大字似乎给她一种安心的力量,而这牌子...正疑惑的少女瞥见牌子下的煤灰色发,心下了然,长谷部啊..噗..虽然有点奇怪,但还是谢谢啊,突然牌子歪了一下,小天狗的鬓发露了出来,今剑也来了啊..少女脑海中猛的划过清光的话:『我们都会帮您的』,难到说...
似乎为了回应她一样,四周的树木沙沙抖动,似是风,又不似风,却给予少女安心与踏实感,少女心中被暖意填充,鼓足勇气,直视着眼前心上人的眸子,
『膝丸!我喜欢你!』
眼前的人似乎是不可置信一般瞳孔猛缩,紧接着便从俊颜一直红到耳朵根
『主、主你这,』
『你别说话!』
『噢、噢..』
『你讨厌我吗?』
『怎、怎么会!我喜欢您还来不及呢!』
!!!少女被这话惊得心中平地一声雷,而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膝丸更是脸爆红,可又鼓起勇气下定决心一样,跨步上前,犹豫地伸出手,回过神的少女则给予了回应——十指紧扣,得到回应的膝丸愈发大胆,向上移动手掌,小心翼翼的托住少女后脑,渐渐的,缩短距离,鼻息交融,少女轻瞌双眸,睫毛微颤,等待,却听见耳边人的声音『可以吗?』少女失笑,睁开眼,吻上他的唇角,『你说呢?』唇上的柔软,鼻息间的湿热,脑后手掌的踏实,胸前互相交融的心跳......合着那暮色微光,遍地绿草,明艳雏菊,以八重飘樱为底,使鸟鸣雀嘤为媒,拥吻.
一吻缠绵,良久乃分,互抵额头,相视而笑.
『此生有你,足矣』
『此生得你,足矣』




是处女作了,告白那里我自己是真的哭过,但是是对鹤球,喜欢膝丸,祝福大家都能与自己婚刀快快乐乐,本丸的大家都是天使!我爱你们!
众所周知还会有膝丸视角,记得来看啊!(●'◡'●)ノ❤
要蓝手手红心心!关注我啊!
谢谢!(´▽`ʃƪ)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