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

这男刃竟然会该死的吃醋(膝丸最棒!)

梗源来自 @梓姨_梓熙
弟弟丸真可爱!!!我爱他!!!/嗷嗷
小红心小蓝手你们懂得/邪魅一笑
最后祝食用愉快!(「・ω・)「

——————————————————————————————————————————

鱼子躺在榻榻米上,右手捏着细细的狼毫,左手捧着公文,撑起头来看着文书的内容。而我的近侍膝丸则安静地跪坐在一边,不时上前出言提醒自家主人忽略的部分。这严谨正经的气氛让路过的长谷部都为之振奋,若不是光忠的制止,他都要冲进去助自己的主君一臂之力了。

然而现实总是那么泼部冷水,看似认认真真批公文的鱼子其实眼睛里满满都是那抹薄绿,而帮助我捉虫的膝丸则要在自家主君的骚扰下稳住心神继续工作,还要帮这人瞒过长谷部的灼热视线,也是辛苦极了。

鱼子默默看了一会公文,眼神又瞟到了自家近侍身上,他微微垂下的睫毛遮掩着金红色眼瞳,好看的眉头轻轻蹙着,薄薄的唇微抿着,正聚精会神的注视着面前摆放的文书。

鱼子看了一会这人,小小地匿笑了一下,撩起裙摆伸出玉足向前伸,然后不偏不倚的轻踩在膝丸最为敏感的腰窝处,还不忘上下撩拨几下。

膝丸在这人踩下去的那一瞬就崩起神经,然而并没什么用,他还是被那只脚的动作扰乱了心神,只那几下,就乱了他的呼吸,分了他的心。他全身轻轻颤抖着,手紧紧地攥住裤子的面料,努力的忍耐着,等待鱼子自己玩够。

现实又一次泼了刃冷水,鱼子看到这人的反应后反而越发兴趣高涨,足尖沿着膝丸腰部的线条一路向上,在肋骨处稍稍用力按压,恶劣地仔细倾耳听这人加快的低低喘息。

正当鱼子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膝丸迅速的伸出手捉住这人来不及收回去的足,修长的手指紧紧的箍住对方脚踝,抬起头喘着气直直注视着鱼子的眼睛。视线滚烫得让她心虚的移开目光,稍稍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脚却又无能为力。

“松....松手啦..”僵持好一会,鱼子才小小声地开口打破这沉默,一边说一边继续尝试救回自己的脚。只见这人稍稍眯起眼,指尖掠过粉嘟嘟的足趾,稍稍捏住,摩挲。一面做着这一系列的动作一面人畜无害的看向自家主子,勾起一个微笑。

“噫....快住手!”足上传递来的痒意和这人的美颜暴击让鱼子掉了不少血,刚刚的得意劲全都一扫而光,满脸涨红的用力踢了他一脚,膝丸则轻轻松松的躲掉了毫无攻击力的一脚,松开了自己的手。

成功脱困的鱼子抱住膝盖背对着膝丸缩在榻榻米上,而这人耳根漫上的粉红使膝丸在心里轻笑起来,

果然,主喜欢自己啊。

日课是一定要完成的,这辈子都要完成日课。这是鱼子的工作信念。

在天守阁处理事情的鱼子被突如其来的狐之助吓了一跳,然而它带来的前线战报让她的脸色更是糟糕,二话不说就起身向手入室赶去。

“出阵队伍受到检非为使得攻击,由于等级差过大,队长受中伤。”在赶往手入室的路上,狐之助的话在脑内一遍回放着。这次的队长,是刚刚来到本丸没多久的一期...自己怎么就忘记那段时间有城管了呢?!鱼子一边懊恼着,一边踏进手入室的门。

刚刚进去,一眼就看到坐在床上的一期,药研正帮他做着最后的处理。在大概观察没有太大问题之后,鱼子才终于放下心来,默默地坐在一边看着。

在绑紧最后一个结扣后,药研就退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留给鱼子一个奇妙的眼神。回过神来,手入室里只剩下鱼子和一期二人。室内很安静,静到能听到窗外的风声院子中短刀们的欢笑声。

“那个.....一期...”鱼子开口叫了这人的名字 ,小小的声音,却足以让一期注意到,他歪歪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安静的等待下面的话。

“对不起啊....”一期诧异的抬起头,本以为会听到主君对自己的失望,没想到却是歉意。刚刚开口想询问,又听见这人说,“我应该注意到的,如果我注意到的话,你就不会受伤了,对不起啊..”这话让一期一时愣住,下一秒心头便上暖意,伸出手覆上鱼子的发顶,轻轻揉了揉。

“没关系的啊,主殿也尽力了啊,没事的.”温柔的声音和柔软的笑容,配上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 ,这番美景让鱼子不由得失了神。

以至于忽略掉了门口飘过的一抹薄绿。

“我说薄绿啊....”在讨要晚安亲亲失败后,鱼子不高兴的嘟起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嘛,给个晚安吻什么的....”在听她这话之后,膝丸的身子一颤,但因为背对着鱼子,所以她未发现膝丸的异样,依旧气哼哼的。

“你喜欢温柔的?”平静的语调,但又透漏出几缕诡异的味道。终于感觉到情况的不对劲,鱼子轻轻皱眉,“你怎么了?”

“因为一期一振温柔,所以你喜欢上他了是吗?”膝丸转过身来,眼瞳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看的 鱼子稍稍颤抖,那种目光她从未见过,那里面是愤怒,哀伤和浓浓令人感到恐惧的占有。

“不,,你在说什么?”看着这人一步步的逼近,鱼子下意识的后退,可是下一刻就被人扯住脚踝拉了回来,紧接着手腕就被压进床铺里,牢牢的禁锢住,刚想蹬腿,才发现这人的腿早就卡进来了自己双腿间,固定了自己的身子的全部,取得了自己的身体的全部控制权。

“你喜欢他?嗯?”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一起灌入耳中的还有磁性到让人腰软的声音,一只手就控制住了自己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则在腰上不轻不重的揉着,掌心的温度透过布料传递到肌肤上,引起鱼子一阵轻颤,

渐渐的,唇瓣从耳根一路吻到脖颈,或轻或重的吸吮和啃咬带来一阵阵的刺痛,不用看都知道留下印记了,他额前稍长的刘海垂下来,随着主人的动作在裸露的肌肤上游走,带起别样的刺激感。

“我没有....”被膝丸的突然变化吓到的鱼子慌乱的口不择言起来,却忘了此时的辩解更显的遮掩,膝丸垂下头,手却更加用力的抓紧身下的人,好一会才颤抖着开口说道,“为什么...明明说过只会喜欢我的啊..为什么啊!”

他猛地抬起头,眼眶中盛满了泪水,显得他的金红色眼瞳更加美丽,他上端的牙齿咬住自己的唇瓣,使得那一块失去血色,而他的尖尖犬牙更是刺破了自己的唇瓣,流出些许殷红。

鱼子愣了一会,突然笑起来,伸出手去捧过这人的脸,用自己的舌尖卷走他唇上的红,还不忘亲亲他的唇角。看着膝丸稍稍发愣的样子,鱼子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

“我的近侍大人?你吃醋了?”面对这人流里流气的笑容和这样的话语,膝丸的脸腾的红起来,
“吃醋?!源氏重宝才不会!.........吃醋什么的...”刚刚说到一半膝丸就闷闷的低下头,声音也染上哭腔。

鱼子将唇凑到膝丸耳畔,“我爱你的,你要有点自信。”听到这句话,膝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眼中却洋溢起喜悦,

“主...你再说一遍?”
“噗,咳...我爱你哦,膝丸。”


第二天清晨,

“早,家主。”
“早安..膝丸..唔!”
“这个,是早安吻哦.....”
“哦....嗯.......”

脸红了呢,鱼子。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