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

公共场合不是一个办事的好地方。(乱×婶)

啊18了解一下。
....一次码不完了
我先刹个车..(被打)
emm我明天会补文的啦!(捂脸)
总之食用愉快~

——————————————————————

当被乱藤四郎摁在试衣间的门板上的时候,我的手里还拿着没拆标签的裤子,嘴里还叼着半化不化的阔落棒棒糖。

我诧异的望向他,却被他抓着我肩膀的力道吓了一跳,对方颤抖的手臂和垂下来的头让我嗅到一丝紧张的味道。

我试探的想要伸手去托起他的下颔,去
注视他冰蓝的眼睛,去询问他的情况,但是下一秒他说出的话只想让我打掉他头上的红色丝带大蝴蝶结。

“主,这么狭窄又刺激的场合,来做吧!”/wink※

咔吧。(棒棒糖发出哀鸣)

事实上我也将刚刚的想法进行了实践,
此时乱正委屈巴巴地从地上捡起他的红色丝带,一边偷偷地用余光瞟我,一边小小声的为自己辩驳,

“主.....”

“嗯?”

“好歹也是来现世一次,难道不要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吗!”

“如果美好的回忆是指在试衣间这种地方来一发的话,我还是要一个平平淡淡的现世之旅吧。”

“可是主!难道你不想做嘛!离上次做已经...唔!”

他不再说话了,因为他被我用糖堵住了
嘴。:)

把糖怼进他嘴里真是我犯过的最大的错误,我在心底无限懊悔。

我一面试图从对方轻柔却有力的束缚中救回自己的手腕,一边强迫自己注视着他的眼睛。而最令人难堪的,是我被包裹在湿润口腔中,正在被舌尖轻舔的手指。

指尖被柔软的舌划过,手指的关节处被贝齿轻轻啮咬着,酥麻的感觉自指尖流至尾椎骨,带起一阵触电般的颤栗。大脑一片空白,手指却僵硬不能动弹,只能被迫感受着柔软与湿润的陌生环境。

腕处传来的温度近乎滚烫,呼吸间是满溢的发间清香,偏偏那双好看的眼睛还无辜地一眨一眨地望向我,大概是看透了我眼中的狼狈与惶然,突然一弯,笑意便从眼中满溢出来,瞬间淹没了我。

这静止的粉色泡泡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口中弥漫开来的可乐甜味就让我回过神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饶过了我的手指,转而攻略其他战地。

一手托住后脑,手指插入发间,牢牢的固定住,让我不能逃脱。另一只手环住腰肢,往怀里一带,我便整个人倒了进去,瞬间传来的不属于我的温度让我一度僵直。

似乎是读懂了我的紧张,他轻轻的抚了抚我的头,让我放轻松。舌却灵巧地撬开贝齿,灵敏地溜了进去,在里面大肆攻城略地。他用舌尖舔过我的牙齿,扫过上颔,带起一阵难忍的痒意。他在口腔四处堵截我到处躲藏的舌,找到之后便就是一个深吻,直吻地让人无法呼吸,双腿发软,眼前闪过白光,只能凭借到他手的扶持和温度堪堪站稳。

在感受到我近乎窒息的状态之后,他才恋恋不舍地退了出去,末了还不忘卷住舌头狠狠地吸了一下,让我舌根发麻。

我背靠这试衣间的枪毙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氧气。还没等我开口,乱就已经扯开了领子,露出了好看的凛冽锁骨。

他勾起一抹笑容,就像平时一样可爱闪耀却又令我不寒而栗。

他缓缓开口,

“来吧,主....要一起陷入迷乱了喔..”/笑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