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髭切×婶)

少女正盯着那振白金色太刀

对方正徐徐地,不紧不慢地,一粒一粒地解开自己黑色衬衣上的纽扣

往下瞧瞧,精壮的腰下,是线条笔直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西裤。往上看看,便是那撩人的喉间的微微凸起......

唔,他真的很好看啊.

髭切转过头的时候,迎上的便是少女赞赏中透着痴迷的目光。想到她因自己而露出这幅神情,髭切的嘴角就难以控制的上扬。稍稍收敛一下笑意,轻咳一声,唤回少女的思绪。

「家主...在看什么呢?」

轻飘飘软绵绵的开口,问出的问题却直中红心。

通常情况下,髭切就可以欣赏到他想要看到的,少女窘迫的面孔。听到她用略带慌乱的语气来结结巴巴的辩驳.

一定很可爱。髭切美滋滋地想着。

但是,事情总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就比如说现在,身经百战的少女已经能够面不改色地应下这种问题并且用更流氓的话语怼回去:

「啊,看你胸大。」
「...一个男人被夸胸大可不会高兴的噢,家主。」

少女貌似很疑惑的眨了眨眼,又猛然顿悟一般地狠狠拍了一下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匀称的大腿,发出的清脆声响,吸引了髭切的视线。

髭切看着那大腿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的红晕,不由地联想到颈侧交欢时那粉红的玉肌,细细的喵咪一样的哭泣,纤细无力地插入自己发间的手指...喉结上下滚动:

「家主..不需要这么隐晦的暗示的..」
「髭切。」
少女突然正经的语气让髭切也染上几分严肃。

「怎么了?家主」
「你好快。」
「......」

髭切感到自己作为男人(刃)的尊严受到了挑衅?

抬眸对上少女明显得意的神情,髭切危险地眯了眯眼,

「欸....这夸奖还真是....」
「你好快。」

???竟然还说两次?髭切的笑容有点崩,

好啊,三天不日,就敢造次。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天赐良机。

髭切带着微笑,伸出手臂,缓慢又不容抗拒的将她拉进怀中,扣紧纤细的腰肢,在她耳边一字一顿,意味深长地开口:

「既然快的话,那就只好以次数取胜了,您说是吧,家、主?」

少女心中顿呼不妙,准备强行逃走时,身子已经被扛在了肩上。

在被压到床里时,少女听到髭切在她耳边,用他独有的,充满诱惑的声线缓缓预告出她的结局:

「虽然不想让您早上疲惫,不过今晚,您还是别想睡了。」








「髭..唔嗯...髭切..你个大猪蹄子!」

「哎呀,主真是一点都不坦诚」

「我不就..呀!我不就说了你一句吗!」

「主。」

「嗯..嗯?」

「您那一句话,可是挑衅了男人尊严的哦,所以接下来,还是省点力气吧,乖~」

「猪..髭切你个猪皮冻!」



据当天守夜付丧神说,

那一晚屋里传出了奇怪的污言秽语。

——————————————————————

其实我有给婶婶起名字的..
薄绿一个阿尼甲一个,
但是不敢用,总觉得用了名字就很难有代入感了,
【纠结jpg.】
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ڡ❛∩)

评论(11)

热度(78)